中国建材网_中国建材信息网
菜单导航

四川北路公园每晚K歌扰民 居民隔音玻璃难挡噪音

作者: 中建五局分公司 发布时间: 2019年09月11日 09:50:13

四川北路公园每晚K歌扰民 居民隔音玻璃难挡噪音

图片说明:公园外的露天卡拉OK摊头,常常到了深夜还有人在高声歌唱。

四川北路公园每晚K歌扰民 居民隔音玻璃难挡噪音

图片说明:公园内功放音响发出高分贝音量为广场舞伴奏 本版图片/晨报记者张佳琪

四川北路公园,这座位于上海内环“烫金地段”的开放式绿地,有着安静与喧嚣两副截然不同的面貌:白天,它是由历史纪念馆、文化中心、咖啡馆组成的静谧城市人文绿地;入夜,公园内外则变成了由功放音响、高跟舞鞋组成的露天狂欢场。

“这里可能是内环便携式音响密度最高的地方”,几乎每晚,至少20台音响在这里为广场舞、萨克斯、架子鼓以及露天卡拉OK伴奏。“墙上加了隔音层,窗户上加了隔音玻璃,也挡不住噪音。”附近居民说,他们仿佛每晚都生活在演唱会现场,“想要早点睡觉,只能戴耳塞”。

  公园里:

  每支队伍音响都调到最大

人们很难准确捕捉到四川北路公园“变身”的那一刻。也许就是接个电话的功夫,原本安静得让老人在长椅上打瞌睡的公园,突然就被音乐、高跟舞鞋和喊拍子声音占领了。

穿着高跟舞鞋的阿姨、将腰带扎得老紧的爷叔,彼此熟稔地打着招呼。不远处的树荫下,一队叔叔阿姨已经排好了跳舞的队形。大家似乎都在等待某个“发令枪”,“枪”声一响,一首又一首经典老歌便在公园的不同角落接连响起。

这晚,“发令枪”来自曾阿姨调试音响时不小心传出的音乐。曾阿姨是四川北路公园里一支规模较大的广场舞队伍的领队。在队伍中,她负责准备设备、编排舞蹈,学习最新舞种,并教给大家,其他成员会向她每年缴纳300元至400元的费用。

“不赚什么钱的,就是玩。”曾阿姨说。日常生活中,她是一个家政阿姨,主要收入来源是为他人清扫房屋。对她而言,跳广场舞更多的是为了缓解平日里的寂寞。

“在家没事做,就出来玩喽。”曾阿姨说,她的队伍里大多是外来打工者,很多人已经和她一起在这附近跳了十几年,“很多在七浦路附近上班的小姑娘都会来,一个人在外面没事情做嘛”。

尽管曾阿姨来得最早,占据了公园较核心的位置。但很快,她的队伍就遇到了每支在这个公园里跳舞的队伍都会遇到的尴尬。晚上公园的空地上挤着至少9支广场舞队伍,每支队伍都有着自己的音响和曲目。因为广场小,音乐能够覆盖的范围,就成了每支队伍能占领的实际面积。为给队伍多占些空间,每支队伍都会将自己的音响调到最大。

在这些队伍中穿梭,记者手机上的分贝测试APP会随着人们所在的位置不断跳动:80分贝、90分贝……因远离一台音响而降下来的分贝数字,马上会因靠近另一台音响而快速升高。手机上具有“听音识曲”功能的APP干脆直接罢工了,因为各个音响之间靠得太近了,被互相交织的音调搞错乱了。

  公园外:

  露天卡拉OK摊头最热闹

分贝高的不止是公园里的广场舞队伍,还有公园外四川北路上街沿上的萨克斯演奏者、架子鼓演奏者以及露天卡拉OK摊头。

在自带的功放音响的伴奏下,欧阳先生独自沉迷在萨克斯的演奏练习中。“我自学的,才学了半年,我一个人吹比较单调,家里老婆也不喜欢,就带着音响到这里吹。”欧阳先生说,退休后,他常跟着几名萨克斯演奏者一起,在公园外的上街沿上吹奏。

另一边,姚先生正在打着架子鼓。和欧阳先生差不多,他学架子鼓的时间也只有4个月。

“我没跟人学过,都是自己摸索的。”姚先生说,因为担心扰民,他从未在家里练习过,全靠将架子鼓搬到这里练习。

上街沿上最热闹的,要数摆摊头的露天卡拉OK,唱三首歌只要10元钱,来唱歌的都是些“老面孔”。摆摊的胖阿姨就住在附近,她会跟着每首歌摇摆。

“侬来啦,小琴(音)刚来过,唱了一首歌走了。”胖阿姨招呼着一名相熟的客人。只要有人开唱,分贝立马超过90分贝。

“去唱啊,怕什么,又不是做坏事。”在卡拉OK摊头,经常可以听到有人这样怂恿犹豫不决的顾客。

在另一个卡拉OK摊头,一位爷叔正唱着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》,他的声音很沙哑,底气也不足,很多音已唱不出来。但这丝毫不影响路过的旁听者将他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。有人抱着小孩或宠物狗,听了一首又一首也不肯离开。几位围观的爷叔阿姨还会随着音乐舞动身体,神情和动作比歌唱者本人还要投入。